给大家科普一下2020一区精品

发布时间:2024-07-16 17:38

  核心阅读

  湖北武汉东湖绿道三期近期正式对公众开放,全长105公里的东湖绿道至此形成闭环,串起了城市的绿色空间和人文景观。来东湖游绿道,已经成为不少武汉市民的生活习惯。

  夏日的清晨,湖北武汉东湖绿道,梧桐树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曳。如往常一般,市民何豆豆6点钟就来到“湖光序曲”景点旁的训练营驿站处热身,为晨跑做准备。

  系统修复,主题绿道一步一景

  从驿站出发,何豆豆踏上一段6米宽的柏油路。路旁,高大的树木郁郁葱葱,繁茂的枝叶连接成片,犹如一个巨大的绿色弧顶,将绿道笼罩起来,空气中也带着清新的凉意。完成热身、调整呼吸,何豆豆轻点运动手表,开始跑步。一路上,骑行的青年、漫步的老人、拍照的游客散落在绿道各处,为如画风景增添灵动的色彩。

  “以前这条路上都是车,扬尘满天飞。”停下来喝水的工夫,何豆豆打开了话匣子,“我是‘老武汉’了,眼看着这条碎石和泥巴铺成的路一点点变成今天的东湖绿道,人气也越来越旺。”

  2017年,东湖绿道二期开工建设。据时任东湖绿道建设指挥部指挥长、中建三局城市投资运营公司南方分公司副总经理张安政介绍,东湖绿道规划了湖城道、湖泽道、湖町道、湖林道和森林道5条主题绿道,并在建设过程中对东湖岸线进行了生态保护和系统修复。

  除湖城道外,其他4条主题绿道驳岸设计均有不同。“湖泽道对不稳固的驳岸进行加固;湖町道增加了杉木桩护岸;森林道采用叠石驳岸和杉木桩驳岸,风格与森林公园保持一致;湖林道以自然岸线为主,仅在新建路段增加杉木桩防护。”张安政说,东湖绿道还专门规划了13条生物通道,方便松鼠等野生动物穿行。

  东湖绿道开放后,全线禁行燃油燃气机动车。“不仅环境更美了,在绿道上跑步、游玩也更安全。”何豆豆说。

  绿道绕东湖。向远处眺望,朱红色的游船漂荡在水中,淡黄色的楚天台古楼点缀于磨山里。一期和二期建成后,东湖绿道串联起磨山、落雁岛、樱园、梅园等多个景点。细细观看,绿道旁的树林间、灌木丛中,浅红色与粉蓝色的绣球花、紫色的鼠尾草、红色的月季花也正盛开,把东湖绿道装点得五彩斑斓。来东湖游绿道,已经成为不少武汉市民的生活习惯。

  水岸同治,水下森林生机勃勃

  跑到湖中道,何豆豆稍作休息,走到岸边。一旁挺拔的杉树上,鸟儿鸣叫声传来,不时有几只白鹭掠过水面。她指着眼前的水面说,跑步时经常见到不同的水鸟。

  顺着何豆豆手指的方向看去,灰色水鸟时而钻进水中,时而抖动身体,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波纹。水下,蒲扇形的金鱼藻、羽毛状的狐尾藻、条状的苦草随着波纹轻轻摇摆,这就是东湖绿道边的“水下森林”。

  东湖的“水下森林”,何豆豆只在小时候听长辈们提起过,此前并没有见过。“早些年,不少生产生活污水排入东湖,导致水质浑浊,到了夏天还有一股刺鼻的气味。”她说。

  “水下森林”的回归,与东湖绿道的建设息息相关。张安政介绍,东湖绿道的建设中坚持“水岸同治”,通过截污、清淤、净水等方式建设了5条线性海绵带,对13个湖边水塘进行了深度整治。“2016年,东湖主湖的水质由劣Ⅴ类提升至Ⅲ类,是此前40年来最好水平。”张安政说,此后,东湖的主湖水质基本能稳定在Ⅳ类。

  此后,为了让东湖重新回到“草型清水态”,2019年,武汉市全面启动了东湖水环境提升工程,在东湖绿道边的湖中构建水下生态系统,渐渐地,一片片“水下森林”在水中悄然生长。“有了一泓清水,东湖绿道的空气变得更清新,跑步也更舒适了。”何豆豆说。

  水质好了之后,东湖绿道沿线又开放了游船、帆船等特色水上游览体验项目。“水岸同游,从每个角度看,都有不同的美景。”何豆豆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,又继续向前跑去。

  服务精细,游憩设施更加完善

  行至湖山道,一个巨大的摩天轮映入眼帘。“这是2020年开放的‘东湖之眼’,最高点离地面55米,可以俯瞰整个东湖绿道。”何豆豆补充,如今,东湖绿道沿线还有沙滩浴场、欢乐谷、东湖海洋乐园等多个游玩型景点,丰富游客体验。

  跑了10多公里,何豆豆稍作休息,前往免费饮水点喝水。“东湖绿道的游线长,听涛、磨山、落雁、吹笛四大景区都有免费饮水点,冷水热水皆有。”何豆豆说,随处可见的公共服务设施,让老百姓在游览时多了实实在在的幸福感,“沿线还有一键报警设备,健身游玩过程中如遇突发情况,可以一键报警寻求帮助。”

  东湖绿道沿线还会举办各种文体活动。“马拉松、音乐节、水上嘉年华,还有灯会、造浪节……”何豆豆说,丰富的活动吸《2020一区精品》引了很多市民游客

  在东湖绿道跑了7年多,每当到达“一棵树”景点,何豆豆就要沿原路折返了,这里也是东湖绿道三期与一期的连接处。不久前,随着三期正式开放,东湖绿道形成105公里的闭环,如武汉城市中心的一条“翡翠项链”,串起了城市的绿色空间和人文景观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李立国:特殊群体的教育问题确 ♊实是义务教育公平的一个重要方面 ♐。在我们国家,目前义务教育阶段 ✨,孩子的城市化率是83%,远远大于我国的人口城市化率。实际上 ♏在关注农村义务教育的资源配置的同时,大量的子女随着父母到了城 ♐市。一些特大城市学位供给仍然存在不足,所以说要扩大城市,特别 ☻是2020一区精品特大城市的学位供给 ♿,给随迁子女提供平等的受教机会 ♊。同时也要 ♎关照残障儿童、特殊儿童的受教机会问题,他们是义务教育阶段保障 ⛽的一个重点 ♉。

  特约评论员 庚欣:美日菲最近走得很近,其实大家都看得很清楚,他们这种“ ➡秀恩爱”的背后,实质上还是美国的问题,也就是说,还是中美关系 ❤遇到了障碍 ⛸。2020一区精品

  本报记者 梁红玉 【编辑:朱治 】

  

返回顶部